欢迎来到段贵成律师网站!
热门关键词:

青岛刑事辩护,青岛建筑工程纠纷,青岛房地产纠纷

联系我们

北京浩天信合(青岛)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段贵成律师

电话:1810639707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同安路886号荣柏财富中心A座十楼

青岛刑事辩护,青岛建筑工程纠纷


自首相关问题探讨

青岛公司股权纠纷打官司

热门关键词:青岛刑事辩护,青岛建筑工程纠纷,青岛房地产纠纷

青岛公司股权纠纷打官司

热门关键词:青岛刑事辩护,青岛建筑工程纠纷,青岛房地产纠纷

青岛公司股权纠纷打官司

热门关键词:青岛刑事辩护,青岛建筑工程纠纷,青岛房地产纠纷

访问量 : 831
编辑时间 : 2020-12-17

立法目的
自首制度设立的目的,首先是促使犯罪人悔过自新,不再继续作案;其次是有利于案件及时侦破与审判,节约司法资源。
法律后果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这里需要注意以下几点:1、犯罪后自首的,无论罪行轻重,均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犯罪后自首,罪轻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2、犯罪后自首的,“可以”从宽处罚,不是应当从宽处罚。 3、一人犯数罪,对其中部分犯罪自首的,只适用于其中自首的犯罪。4、共同犯罪,只适用于自首的共犯人,不适用于其他人。
构成要件
一般自首=自动投案+如实供述
自动投案:
一、自动投案的时间条件
时间条件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要求犯罪嫌疑人投案时是自由之身,未处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主要是原本是自由的自己置于司法机关的合法控制之下。
二、投案的自动性
《199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
2.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
3.罪行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
4.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
5.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6.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的通知,
    1.犯罪后主动报案,虽未表明自己是作案人,但没有逃离现场,在司法机关询问时交代自己罪行的;
    2.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
    3.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
    4.因特定违法行为被采取劳动教养、行政拘留、司法拘留、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司法强制措施期间,主动向执行机关交代尚未被掌握的犯罪行为的;
    5.其他符合立法本意,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
    6.罪行未被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但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在其身上、随身携带的物品、驾乘的交通工具等处发现与犯罪有关的物品的,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
    7.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构成自首的,因上述行为同时系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对其是否从宽、从宽幅度要适当从严掌握。交通肇事逃逸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应认定为自首,但应依法以较重法定刑为基准,视情决定对其是否从宽处罚以及从宽处罚的幅度。
    8.犯罪嫌疑人被亲友采用捆绑等手段送到司法机关,或者在亲友带领侦查人员前来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并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虽然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但可以参照法律对自首的有关规定酌情从轻处罚。
我们通过一个指导性案例来具体了解一下其中的点,【第 1078号】徐勇故意杀人案--关于自首情节中“确已准备去投案”的认定。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3年9月1日19时许,被告人徐勇与其表兄陈文贤(被害人,殁年 34 岁)等人在浙江省嵊州市浦口街道东郭村陈文贤家饮酒时,因陈文贤怀疑徐勇此前想偷陈文贤妻子的电瓶车,二人发生争执并扭打。陈文贤持啤酒瓶击打徐勇头部,徐勇遂拔出随身携带的弹簧刀捅刺陈文贤胸、腹部数刀,致其右心房破裂而失血性休克死亡。另查明:被告人徐勇作案后在亲属的规劝下,表示先回家与妻子告别再去投案,但回家后即醉倒,其亲属主动报案后,协助公安人员将昏睡的徐勇带至公安机关。次日,徐勇醒酒后即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徐勇持刀连续捅刺他人要害部位并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害人在本案中有一定过错,且徐勇犯罪后有投案意思表示并确已准备去投案,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酒后作案,准备回家与亲属告别后再去投案,但回家后即醉倒,最终被公安人员抓获的,能否认定为“确已准备去投案”?
裁判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的规定,自动投案除主动、直接向司法机关投案这种典型形式外,还包括“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等情形。该规定将各种虽然不完全具备典型自动投案特征,但同样体现了投案主动性和自愿性的投案形式规定为自动投案,有利于鼓励犯罪分子悔过自新,有利于侦查机关及时破案,有效节约司法资源,符合刑法设立自首制度的宗旨。
但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确已准备去投案”如何认定,往往存在一定难度。主要原因在于,与被告人在投案途中被抓获等情形不同,“准备去投案”的被告人虽然有投案意愿,但仅仅实施了准备投案行为、尚未来得及投案即被抓获,此时必须通过其准备行为来判断是否确有投案意愿。
我们认为,对这种“准备投案”的认定,应当强调的不仅仅是被告人的心理活动,更重要的是已经为投案实施了一定的准备活动,客观行为已经能够清楚地反映准备投案的主观心态。具体而言,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认定被告人是否“确已准备去投案”:
(一) 必须有准备投案的客观行为
被告人必须在投案意愿的支配下,为投案实施了一定的准备行为,并且有客观的事实、证据来加以证明。例如,被告人已向他人表示将要投案,但在时间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却一直没有任何为投案做准备的行为,这种情形就不能认定为准备投案。
(二) 准备行为必须是与投案相关的必要行为
一是为投案准备工具、创造条件的情形,如了解投案对象和场所路线,为投案准备交通工具、生活用具,请求父母、亲友陪同投案,正在书写供词准备带去投案,因受伤等原因正在寻找他人代为投案,等等;
二是为投案解除后顾之忧、安排后事的情形,如投案前与亲友告别,交代债权债务,安排赡养老人、抚养子女事宜,等等。一般来说,以上情形都可以认定为是与投案相关的必要行为。
(三)准备行为必须能够清楚地反映投案意愿
有的准备行为能够较为明显地反映出被告人的投案意愿,如请求亲友陪同投案,但也有一些准备行为具有双重性质,如准备交通工具、与家人告别,既可能是为投案创造条件或者解除后顾之忧,也可能是为潜逃做准备。
(四)投案意愿必须具有连续性
如果没有客观因素介入,被告人将会最终实际投案。这就要求,被告人的投案意愿必须具有连续性,产生投案意愿、准备投案之后又改变初衷的,或者犹豫不决的,一般不能认定为准备投案。
(五)准备投案必须有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
对前述四个方面的审查认定,都离不开相应的证据。
本案中,被告人徐勇作案后回家途中,姐夫刘俊及外甥媳妇陈选洪均打电话劝徐勇自首,徐勇称先回家与妻子陈红燕告别再去投案,关于此节相关证人证言及徐勇的供述可相互印证;徐勇回家后因酒性发作,未来得及安排善后即醉倒昏睡,此时刘俊报案并带领公安人员赶来;公安人员赶到徐勇家时,发现徐勇烂醉如泥,陈红燕称本想用三轮车送徐勇去投案,但力气不够,公安人员遂将徐勇带回派出所,徐勇醒酒后即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可见,徐勇作案后准备回家与家人告别后再去投案,有准备投案的客观行为,而且此行为系为投案解除后顾之忧、安排后事,属于与投案相关的必要行为,徐勇醒来后即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其投案意愿是明确的、连续的,以上事实除徐勇的供述外,还得到了其亲属和公安人员证言的印证。
三、投案对象、目的、方式
【第381号】董保卫、李志林  盗窃、收购赃物案——投案动机和目的是否影响自首成立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年9月1日1时许,被告人董保卫、董曙光等人在被告人李志林的协助下进入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北京市制动密封材料厂行窃。在将该厂库房大门上的挂锁破坏以后,被告人董保卫、董曙光等人窃走锻钢毛坯8.8吨(价值人民币5.544万元)。被告人卢启学在明知上述物品系赃物的情况下,仍以人民币1.1万元的价格予以收购并转卖。案发后,公安机关追缴被告人李志林分得的赃款人民币1500元。被告人董曙光在犯罪后,因只分得少部分赃款,又听说举报能领奖金,即向被盗单位举报了其与他人盗窃该单位物品的情况,并由被盗单位的人员带至公安机关报案。诉讼过程中,董承认其参与盗窃活动,但辩称其不明知是去实施盗窃。
经查,董曙光主动向被盗单位举报了其与他人盗窃该单位物品的情况,并由被盗单位人员带至公安机关报案,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董曙光属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认定为自首,至于投案的动机和其在一审期间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成立。
投案动机和目的是否影响自首成立?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作了明确规定。该项规定对犯罪分子成立自动投案的投案动机并没有进行限制,即并没有要求犯罪分子的投案动机只能是去接受“审判”。犯罪分子只要有主动投案的意思即可,甚至可以不需要具体的到案投案行为。
在司法实践中,自动投案的动机多种多样,有的是出于真心悔罪;有的是为争取宽大处理,希望法院在量刑时能从轻处理;有的是基于亲友规劝和压力而勉强投案;有的是走投无路,基于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物质窘迫而不得不投案,所有这些动机均不影响对其自动投案的认定。
自首的立法精神主要是为瓦解分化犯罪分子,提高刑事案件的办案效率,节约司法成本。从犯罪分子投案及供述行为的客观结果考虑,只要有利于司法机关查清有关事实并顺利进行审判,就可认定为自动投案,至于犯罪分子出于何种动机,对于认定自动投案及自首并不起决定作用。
如实供述:
一、供述的事实问题,而非法律问题
如实供述的是事实问题,而非法律问题。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成立。
【第42号】张杰犯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投案后未如实供述罪行但有抢救被害人情节的应如何处理?
被告人张杰投案后未如实供述罪行,不构成自首被告人杀人后,当到达现场的民警问被告人张杰是谁干的时,被告人承认是他干的,并说“先救人,然后我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有关规定,应属自动投案。    
但被告人到案后否认故意杀人,辩称:“是被害人到其厨房拿菜刀砍我时.我才夺刀防卫将被害人杀死。”但是, 根据现场目击证人汪德洪、胡金凤等人的证言证实,被害人未带凶器,且自始至终未进入被告人张杰家门内。被害人不可能到被告人家的厨房拿菜刀。因此,被告人张杰关于正当防卫的辩解实属为自己开脱罪责的狡辩,不能认定其如实供述罪行。由于被告人张杰到案后未如实供述杀人过程中的重要事实,不能认定自首。
被告人张杰杀人后抢救被害人的行为,属酌定从轻情节被害人张杰受伤倒地后,被告人张杰从家中拿出毛巾捂住被害人颈部,并请人叫救护车,实施了一定的抢救行为。这说明被告人张杰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对于被告人杀人后抢救被害人的行为,有的同志认为,被告人张杰是在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且议论纷纷,被害人也因流血过多摔倒在自行车下,才不得不做出抢救的样子,不能以此减轻杀人的罪责。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我们认为,因婚姻家庭矛盾引发的杀人案件不同于抢劫、强奸等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严打”案件。根据刑法第四十八条第一 款的规定,死刑只适用手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可见,立法对死刑的适用是极其严格的。是否属于罪行极其严重,应根据全案情节综合考虑,不能简单地以犯罪 造成的危害结果认定,而应纵观全案作出判断。本案被告人张杰持菜刀击砍被害人左颈部,致被害人死亡,后果严重,应予以 严惩。但被告人张杰对到达现场的公安人员承认被害人受伤是其所为,可视为投案,且被告人杀人后有抢救被害人的表现,具有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
二、交代的是主要犯罪事实
第一,行为人犯罪后,可能无法对全部犯罪事实回忆清楚,原则上,只要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即可。
第二,部分事实,即使是交代有误,只要不影响对案件定罪量刑的,也应当认为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比方说,嫌疑人供述的身份情况与真实情况有所差别,但不影响案件定罪量刑,应当认定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如果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情况,影响对其定罪量刑的,不能认定是如实供述。比方说谎称自己年龄未满刑事责任年龄。只要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作案细节与证据有不吻合的,不影响如实供述的认定。
第三,事实了多个同种犯罪的,供述内容应过半。对于多次实施同种犯罪的,应综合考虑已交代和未交代的犯罪事实的危害程度决定是否认定为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若无法区分情节严重程度,或者程度相当的。一般不认定为供述了主要的犯罪事实。
   【第363号】周文友故意杀人案——如何理解正当防卫中“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
    被告人周文友之妹周洪为家庭琐事与其夫李博(被害人)发生争吵,周文友回家得知此事,遂打电话质问李博。次日凌晨1 时30 分许,李博邀约任毅、杨海波、吴四方等人乘坐出租车来到周文友家。周文友见状遂持尖刀走出房间来到坝子,与持砍刀的李博对打。在周文友与李博相互对打中,周文友将李博右侧胸肺、左侧腋、右侧颈部等处刺伤,致李博急性失血性休克,呼吸、循环衰竭死亡;李博持砍刀将周文友头顶部、左胸壁等处砍伤,将周文友左手腕砍断。经法医鉴定周文友的损伤程度属重伤。周文友受伤后乘坐出租车前往医院治疗,途经南川市公安局西城派出所时,向派出所报案,称其杀了人,来投案自首,现在要到医院去治伤,有事到医院找他。
对于周文友能否认定为自首的问题,法院与检察机关认识不一致。对于被告人自动投案没有争议,关键在于对行为人是否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上,公诉机关与法院存在分歧。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周文友虽是自动投案,但其在主要犯罪事实的供述上强调的是被害人的责任,并且只承认捅了死者胸部一刀,明显与尸检结论不符,显然是避重就轻,此情节直接影响到被告人供述的真实性。由于周文友投案后未能如实供述自己犯罪的具体过程,与其投案的表现是矛盾的,故其行为尚不具备自首成立的全部条件,不应认定为自首。
    审判机关认为:众所周知,设立自首制度的目的旨在通过鼓励行为人自动投案,一方面有利于案件的及时侦破与审判,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另一方面促使行为人悔过自新,不再继续作案,从而有效实现预防犯罪的目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归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本案中,周文友归案后,能够供述自己持刀杀死被害人的事实,且一直稳定,犯罪的性质和主要情节已经清楚,犯罪的动机也已经讲明,应当认为其对主要犯罪事实作了供述。至于周文友辩解自己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不构成犯罪,以及作案的具体细节与有关证据不尽一致,只是对犯罪性质的认识理解和记忆的问题,这与否认犯罪或避重就轻不同,实践中我们也不能苛求被告人的供述与其他证据达到完全一致的程度,甚至不容许出现任何差别,造成自首认定条件过严,使犯罪分子自动投案却不能得到从轻或减轻处罚的结果。
这与自首制度设立的目的也是背道而驰的。我们认为周文友案发后能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能够承认自己持刀将被害人杀死的过程,符合自首规定的要件,应依法认定为自首。对于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属于被告人的主观认识问题,与自首成立的客观要件无关,不影响自首的成立。
三、共犯中,除供述自己的罪行外,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
   1、同案犯的姓名、住址、体貌特征、联络方式等,属于被告人应当供述的范围
   2、提供“犯罪前(预备)、犯罪中(实行)”掌握、使用的同案犯联络方式、藏匿地址是自首应当交代的内容。
   3、如果按照司法机关安排将同案犯约至指定地点,当场指认同案犯,或带领侦查人员抓获同案犯的,可认定为立功。
提供“犯罪前(预备)、犯罪中(实行)”掌握、使用的同案犯联络方式、藏匿地址,司法机关据此抓获同案犯的如何处理?
【第1169号】赵双江故意杀人、赵文齐交通肇事案
    本案中,公安机关根据赵双江供述将赵文齐抓获,赵文齐的藏匿地点属于赵双江在犯罪中掌握的同案犯藏匿地址,不能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赵双江依法不构成立功。
(2015)晋市法刑终字第243号  易翔等人盗窃一案
被告人张庆龙在被刑事拘留后向公安机关提供同案犯体貌特征和联系方式的情节,属于被告人在犯罪中掌握的同案犯的基本情况,故其行为不能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获同案犯,不构成立功表现。2014年11月初至2014年11月12日,被告人易翔与被告人李明连续共同盗窃作案5次,期间,二被告人一直共同居住,是共同犯罪行为的延续状态,故被告人易翔供述的被告人李明藏匿地址,不属于犯罪后掌握的同案犯的藏匿地址,属如实供述共同犯罪事实的范畴,不构成立功。
【第373号】梁国雄、周观杰等贩卖毒品案——为贩卖毒品者交接毒品行为的定性及自首、立功的认定问题
    同年11 月8 日晚,公安人员将曹美凤抓获归案。曹美凤归案后协助公安人员将刘育明抓获。刘育明归案后,于次日凌晨带领公安人员将赵海祥抓获归案。
    次日凌晨3 时许,刘育明为配合公安人员抓获黄国柱及缴回毒品,经公安人员安排,用手提电话与黄国柱取得联系,假称其朋友要买1 块海洛因约黄国柱在深圳市黄贝岭牌坊见面。公安人员遂带刘育明到约定地点进行布控。当黄国柱驾车来到约定地点后即让刘育明上车并立即驶离,脱离了公安人员的控制。刘育明与黄国柱见面后,黄国柱将1 块海洛因交还给刘育明,刘育明即带海洛因到深圳市刑警支队投案。
    本案中,涉案毒品数量大,被告人梁、周、刘、曹均系主犯,
    梁、周二人被判处死刑,
    曹美凤具有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人刘育明的重大立功表现判处无期徒刑。
被告人刘育明具有自首和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应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四、如实供述的时间条件
1、一审判决前如实交代。如实供述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是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
    2、自动投案后,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时虽然没有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但是在司法机关掌握其主要犯罪事实前主动交代的,应认定为如实供述。

扫一扫
段贵成律师
联系我们

北京浩天信合(青岛)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段贵成律师

电话:18106397077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同安路886号荣柏财富中心A座十楼

青岛刑事辩护,青岛建筑工程纠纷